“我不恨你,但也不会原谅你”

“我不恨你,但也不会原谅你”

时间:2020-03-23 12:2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

、文 | 有书嘉莉妹妹

这几天,“毕业8年后举报班主任辱骂自己”的新闻,在网上引起热议。

“老汉(父亲)死了没人教”;

“成绩稀撇(太差),喝啥子水,喝尿!”

读初中时被班主任吼的这些话,让已经毕业8年的卢某至今难以释怀。

今年9月开学前,难以走出过去阴影的卢某,在班级群控诉班主任当年“作恶太多”。

并将初中时被老师辱骂的情况,在社交媒体上进行了实名举报。

这一事件引发了不少网友的共鸣,纷纷在留言区说出自己的故事。

我们总说,师同父母心。

老师就像父母一样,引领着我们成长,教导着我们成人。

但不可否认的是,总有那么几个“无良”老师,枉顾教书育人的本分,肆意谩骂、体罚,甚至羞辱孩子,亵渎了教师这个神圣的职业。

知乎上有一个问题:你遇到过的坏老师可以有多坏?

有个匿名回答是这样的:

在最稚嫩也是最敏感的时候,被最粗暴的对待。虽然在假装微笑,伤痕的刻度只有自己知道。

是啊,一个孩子在成长过程中,在最稚嫩也最敏感的时候,长期遭到老师的粗暴对待,这种伤害是会影响孩子一辈子的。

所以说,读书时代最大的悲哀,就是遇到一个垃圾老师;同样的,读书时代最大的幸运,就是能遇到一个好老师。

还记得那个“男子20年后拦路连扇老师耳光”的新闻吗?

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男子,把20年前的老师拦在路边。

他一边扇耳光,一边大声质问:

“你还记不记得我?当时怎么削我的,还记不记得?”

“莫欺少年穷,你知不知道?”

究其原因,是20年前的班主任老师给该男子带来了深深的伤害。

而这种伤害埋藏在他的心底,即便这么多年过去了,还是难以自愈,甚至在梦中都能被惊醒。

他就用一根大概这么宽、这么长一个木板,往我脖子里使劲插。

“他边插边骂,因为比较紧,他插不进去,他就使劲钻,钻下去。

当时让我扒到黑板,我就感觉像拉到车上游行的杀人犯一样。

那是对我伤害最重最重的一件事。”

年轻男子这样说道。

而这个事件的最终结果是:男子因寻衅滋事罪,被判了一年六个月。

诚然,打人固然不对,男子也为自己的冲动行为,付出了沉重的代价。

但如果不是在孩童时期被“恶意”对待过,谁又会采取这样极端的方式,来发泄20年前的伤害。

弗洛伊德说:

人的创伤经历,尤其是童年创伤,会影响人的一生。

几乎所有成年后的人格缺失,都能从童年时期追根溯源。

对孩子而言,童年所受的伤害,如同烙印一般,刻在每个人的心灵深处。

即使到了成年,仍然在无意识地影响着我们,可能终其一生都无法释怀。

老师是一份特殊的职业,它应该是孩子的摆渡人,而不应该是孩子一生的噩梦。

作家三毛在书中分享过,自己与数学老师的故事。

偏科严重的三毛,不甘心受到老师和同学的嘲笑,于是苦背数学习题,并连续考得满分。

但老师并不相信她的成绩,并质问她是否作弊。

三毛回应说,“作弊,对我来说是不可能的,就算你是老师,也不能这样侮辱我。”

数学老师很生气,于是单独发给她一张纸卷,毫无准备的三毛得了零分。

之后,老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,拿着蘸了墨汁的毛笔,在她眼眶四周涂了两个大圆圈。

更过分的是,数学老师还让三毛在教学大楼的走廊上走一圈。

不敢违背老师命令的三毛,像僵尸一般走了出来,在同学们的嬉笑声中走完了长廊。

这件事情,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心灵创伤。

自此,三毛再也没去过学校,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,甚至数次自杀。

同样是作家,和三毛相比,席慕容就幸运很多。

语文出奇的好,数学相当糟糕的席慕容,面对数学老师教的东西,就像面对天书。

就这样到了初三,对数学一窍不通的席慕容,必须要补考才能参加毕业考。

在补考当天,数学老师讲到一半,突然在黑板上写了4道题,让同学们来演算。

这没头没脑的4道题,在下午补考前出现在黑板上,又与正在教的内容毫无关系,再笨的学生也能明白老师的良苦用心。

于是,席慕容在同学的帮助下,背下来了标准答案。

并在补考中得了75分,终于能够参加毕业考,顺利毕业了。

多年后,席慕容回忆过去,依然对初中最后的那堂数学课,以及数学老师那关切和怜爱的眼神,充满了感激。

听过这样一句话:

什么样的老师决定什么样的教育,什么样的教育造就什么样的学生,什么样的学生造就什么样的社会。

老师对一个孩子的一生,有着决定性的作用。

坏的老师,可以用一句恶毒的话毁掉孩子的全部自尊,用过度的体罚成为孩子一生的阴影;

而好的老师,可以用一个温暖的微笑来保护孩子的纯真,用爱与尊重来成就孩子的一生。

前段时间重温了一部电影,叫《放牛班的春天》。

故事讲的是,1949年的法国乡村,一位怀才不遇的音乐家马修,到一个叫“池塘之底”的男子寄宿学校当助理老师。

这所学校里的学生,大部分都是难缠的问题儿童。

他们不爱学习,调皮捣蛋,甚至逃学、抽烟、打架斗殴等。

但善良的马修并没有放弃他们,而是尝试用音乐的方式,来打开学生封闭的心灵。

印象最深的一个场景是:

接待马修的麦神父,被学生用玻璃戳破了脑袋,鲜血直流。

校长让学生们在操场集合,为的是找出“凶手”,却无人承认。

于是校长让马修随便点一个学生的名字,并把他关进小黑屋里面壁。

是的,体罚在这里司空见惯。

就像校长对马修说得那样:永远不要指望他们变好。

学校里的所有人,包括家长,甚至他们自己,都对自己失去了希望。

但马修偏要证明: 永远别说永远,希望就在前方。

他会在校长突袭检查时,帮闹事儿的学生隐瞒;

他会在学生犯错时,用去医院照顾麦神父来代替惩罚;

他会在不被任何人看好的情况下,让孩子写出自己的名字和梦想……

有人说,孩子是一张白纸,我们画成什么样,孩子就是什么样。

当校长用残暴高压、严厉惩罚对待孩子,换来的是学生的叛逆与反抗;

当马修用温暖与善良、宽容与理解对待孩子,换来的是学生的尊重与爱戴。

在电影《放牛班的春天》底下,看到这样一条豆瓣短评:

一个孩子在启蒙时期,能够遇到一位好的老师,真的是一件非常幸运的事情。

深以为然。

每一位好老师,都是孩子前进道路上的指路灯,是孩子成长过程中最好的引路人。

就像日剧《3年A班》里,老师柊一飒说得那样:

“学生不是东西,他们是人,我们必须要引导他们;

他们很脆弱,是未定型的人,他们只能看到未来三步内的情况。

所以我们,要给他们铺好长长的路。

要相信他们的未来,担心他们的走向,思考走哪条路对他们来说才是最好的选择。

要去接近他们,和他们一起寻找答案,这才是教师的职责所在。”

希望每个孩子,在读书时代都能遇到自己的良师,在成长的路上都能被世界温柔以待。

也希望每一个老师不要忘了入行的初心,在传道授业解惑的同时,给予孩子爱与希望。

共勉。

- END -